栏目导航

接近开关
企业文化
新闻中心
社区
拉绳开关
光电开关
金属接近开关
防水接近开关
防爆接近开关
磁性接近开关
耐高温接近开关
耐高压接近开关
电容式接近开关
霍尔式接近开关
电感式接近开关
地方资讯

金属接近开关

主页 > 金属接近开关 >

新锐导演专题(十四) 专访郭柯 :回首2017他的这部

发布时间: 2021-06-26

  原标题:新锐导演专题(十四) 专访郭柯 :回首2017,他的这部《二十二》不得不说

  回首2017年的电影市场,有一部纪录片不得不提,那就是今年8月份上映的慰安妇题材纪录片《二十二》,特殊题材、400万成本、1.7亿票房,这几个标签让《二十二》成为不得不提的年度影片,电影上映亦始便引起全社会的广泛关注。

  电影之所以叫《二十二》,是因为郭柯在2014年拍摄的时候,公开身份的“慰安妇”幸存者仅剩下了22位。历史应该被铭记,但这些受过伤害的人更需要的是过着和普通人一样的日子。

  在郭柯的镜头之下,全片没有让人不适的激烈情绪,就仿佛是你走进那些老人身边,像握着奶奶的手一样握着她们聊了些家常。他用镜头记录的不是“故事”而是一段应该被正视的历史,实在没想到郭柯这位八零后男性导演能用这么克制、柔软的方式呈现了这群“平凡而特殊”的老人。

  五年前,郭柯因一次工作机会接触到“慰安妇”人群,从此开启与他们的不解之缘。

  2012年,郭柯拍摄了广西“慰安妇”幸存者韦绍兰老人和她的“日本儿子”的生活,当时中国公开身份的“慰安妇”幸存者,仅剩32位,那部纪录片《三十二》于2014年3月30日在美国上映,后于2014年11月11日在中国上映,该片当时并没有引起太多关注。

  2014年,那些幸存者减少到22人,郭柯再次拿起导筒,从拍摄到上映,《二十二》耗时三年,花费400多万元,其中100万是郭柯借来的,100万是拉到的投资,100万是与郭柯仅有一面之缘的演员张歆艺无偿赞助的,另外100多万的宣发费用是后期从3万多名网友那里众筹来的。

  拍纪录片往往是一件很苦的事情,何况还预算紧张,五年时间里,正处在事业拼搏期的郭柯几乎什么都没干,把精力都放在这件事情上。他说,自己未来的路还很长,但是这些老人如果再不拍摄下来,今后就真的看不到了。

  影片中有一位律师,令观众印象深刻,这位律师花了30多年时间试图帮助这些慰安妇讨回公道,让日本当局向她们道歉。面对着这些老人一个个死去,他的愿望始终没有实现,他说,如果当初知道是这么个结果还不如不去惊动她们。对于郭柯和他的团队又何尝不是这样,他们一方面希望用影像记录下这段历史,另一方面,又希望亲历者们忘记那些悲痛。

  郭柯坦言,拍摄过程中常常看到一批批的媒体记者络绎不绝的对老人们进行着采访,有的用镜头,有的用纸笔,甚至有人会用一些引导性的语言和方式向老人发问,而这每一次访问必然是对老人的再一次伤害。考虑到这些违背了他保护老人的原则,郭柯删掉了大部分记者的镜头,最后保留下来的一小部分也都是用声音、背影、模糊的侧影等方式呈现。

  《二十二》全片无解说、无历史画面,音乐也仅在片尾响起,这是郭柯在后期制作中刻意所为。多年从业经验,让他遵循能用画面讲清楚的事情就不要用台词,能用拍摄的方式就不要使用辅助资料的规律。更重要的是,将老人们的现状跟历史画面嫁接无疑又是对她们的一次伤害,那是任何人都不愿意看到的。

  整个的拍摄制作过程,郭柯将“尊重为先,感同身受”放在首位,征得每一位被拍摄者的同意,尽量不影响到她们正常的生活,也将现场拍摄器材尽量减少,若非必要,不去刻意摆机位、打灯光,用极其克制的态度照顾到每位老人的心理感受。

  《二十二》这部影片之所以“不同”,是因为郭柯没有为她们贴上“慰安妇”的标签,而更多的是把她们当成普通的善良的长辈。我们很真切地感受到导演的隐忍、克制、客观,不带任何强烈情绪,这对被拍摄者是一种极大的尊重。

  采访中,郭柯表示这部影片在拍摄及宣发方面均得到了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等机构的协助,但专家们主要的工作不是拍片子而是做研究,电视台可以拍但是可能会受到很多局限,拍摄方法也会不同,真正做电影的公司又不会投资这样一个没有商业价值的项目,“只有我们这些愣头青能干,《三十二》并没有什么票房,根本想不到《二十二》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但是过程我想的很清楚,也很坚定。”

  《二十二》不仅是在国内受到关注,同时也获得了莫斯科国际电影最佳纪录片提名,伦敦华语视像艺术节最受观众欢迎奖、评审团杰出贡献奖等国际性奖项,今年10月末还入选了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名单。郭柯透露,他还曾试图申报过日本的许多电影节,如东京国际电影节、大阪国际电影节等等,都在意料之中的被刷下来了,他明知道不可能入围,也知道不太可能因此促进日本政府道歉,但他偏偏要去试一试。

  在“成功”之后,原来门前冷落车马稀的郭柯一下子成了媒体和资本的宠儿,新闻、论坛、影展、交流活动,宴会他的日程被安排的满满的。

  “您是《二十二》的导演吗,能加个微信吗?”“郭导,我们有个项目可以合作一下。”这样的话开始在各种场合包围着郭柯,而面对纷至沓来的资本,郭柯坦然表示自己不会拒绝,但是会做理性的判断。

  他表示,这其实也是对自己的一个考验,考验自己的耐心和发现自己到底变了没有,“前段时间我发现我在跟大家交流的时候有点油,所以马上调整,我觉得这个过程其实也是发现自己,挺好。”

  钱多未必就好,钱多了杂念必然就多,在郭柯看来超过自己控制范围的钱绝不能去碰。面对很多问题的态度和选择,郭柯总有着一种超越80后的平静和淡然。对于不曾想象过的超过1亿7千万的电影票房,郭柯早已公开表示,会把个人收益部分全部拿出来去持续的帮助这些老人,并用于慰安妇问题的研究。

  谈到接下来的计划,郭柯坦言不会再去做有关“慰安妇”题材相关的作品,但是他的方向依旧是那些,社会中那些值得尊敬的小人物。下一部作品,他准备拍摄一部有关音乐治疗的真实故事,并表示会考虑做成故事性强一些的纪录片。他在采访中说:纪录片这个电影呈现形式是上天为他打开的一扇窗,他在这里找到适合自己的路,也会继续探索它的更多可能。

  郭柯是一位素食主义者,他说自己以前是个不起眼的小角色,还可以躲在一边看着别人觥筹交错,现在很多时候他变成了主角,就没地儿可躲了。尤其在别人并不知道他是素食主义者还准备了一桌子的丰盛佳肴,即使不舒服也还是要吃,“总比扔掉或者让人家尴尬要好。”

  郭柯意识到绝对的素食太狭隘还是在拍摄《三十二》的时候,那时自己已经坚持素食有几年了。当时为了接待他们剧组,当地一家人把仅有的三只鸡宰了一只给他们吃,“你说吃不吃,当然要吃。” 现在只要在不给别人带来麻烦的情况下郭柯依旧保持素食,但他更认同真正的素食是表现在内心里的。或许正是这样的态度影响了郭柯的创作,任由周身环境的变化,但依旧坚持电影初心不变,在认定的电影道路上坚定的走下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小泰迪宠物店内被大型犬咬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